您的位置: 主页 > Q真生活 >交通及茹素方便 九皇诞住庙斋友逐年减 >

交通及茹素方便 九皇诞住庙斋友逐年减

发布时间:2020-06-16
交通及茹素方便 九皇诞住庙斋友逐年减

一连9天的九皇爷诞今日拉开帷幕,虽然年轻善信越来越多,烧香祭拜的盛况热烈,但入住庙宇的斋友有逐年减少的迹象。

每逢九皇爷诞,各地都有许多斋友入住茹素,尤其沿海一带讨活的斋友住庙风气更甚,往往得搭起临时床位应付斋友。

人数降至200多人

不过随着时代进步,交通方便,住庙的斋友渐少。比如太平百年古武庙在80至90年代的高峰期,人数逾400人,如今降至200多人,主要以年长女斋友为主。

目前,仍然住庙的斋友原因不一,有者因来自较远地区,来往不便而须住庙,有者则当着每年的“斋友会”,一些为表对神明的敬意或延续长辈的传统而住庙。

太平古庙理事会主席王显海向《》说,今年住庙的斋友来自各地,如十八丁、马登、班台、瓜拉古楼、宜力、江沙、司南马及爪夷等。

他表示早年交通不方便,斋友为方便吃素,只好住庙,而庙方也供应三餐素食,仅收象征式费用。

“随着交通方便,吃素也比较容易,比较近地区的许多斋友就不再住庙了。一些住庙老斋友逝世,也造成住庙减少。”

他说,住庙的斋友以中年和乐龄人士居多,大部分是女斋友,男斋友只有10至15%。

年轻人难适应茹素营

他指出,事实上,九皇爷诞的年轻善信日益增加,但是年轻斋友就难适应共用厕所、冲凉房式的“茹素营”。

持九皇素50年●姚查媒(72岁,班台)

每逢九皇爷诞,我都住庙吃素,50年来不间断。年轻时因“大颈包”,祈求九皇爷保佑,神明指示只要持九皇素就没有事,我就带着年幼的3名孩子与一名还值儿童期的小叔住庙茹素,以便可以照顾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。

我至今仍健康,因此就在九皇诞住庙吃素至今。我早期只是茹素3天,七八年前,才开始10天。

祈求孩子平安●姚秀英(双礼弗)

我住庙吃素已35年,当年是向九皇爷许愿祈求孩子平安而茹素。我许愿将持九皇素至老,无法再茹素为止。

认识不少斋友●郭玉碹(69岁,太平新板)

我年轻时住大直弄,陪家婆到来太平古武庙吃素,开始了40多年来的九皇素生涯。其实我们一班堂姐妹7人结伴持九皇素,惟随着大家年纪大,脚无力,不方便,只剩我一人而已。

这些年也认识了不少斋友,虽然今年姐妹们没来,但还是有一些老伴儿谈天、解闷,很热闹。

感受清心氛围●黄秀兰(69岁,柔佛)

我是班台人,两三年前随儿子搬去柔佛州居住。

30年来,我只在家持九皇素,去年因想感受在庙吃素的清心氛围,开始住庙持素3天、今年则10天。

我是独自从柔佛乘搭夜班巴士到来太平赴九皇爷诞。

折金纸敬神祈福●陈玉桂(78岁,班台)

我喜欢拜神,看到九皇爷诞斋友住庙持素,那种清心,影响我住庙吃素,至今已有18年了。我持九皇素10天,每天都会花时间折金纸敬神祈福。

继承祖母床位●黄洁颖(批发代理,24岁)

我自小跟家人在斗母宫拜神和吃素,以前祖母寄宿约10天,她离世后,床位就交由我来延续。

如今人人有车,不需要每日寄宿,而年轻人有工作在身,经常需要返家,斗母宫的床位一般是在半夜接神送神当天提供便利,平日多数住在家里。

年轻人不爱住庙●周风玲(退休人士,77岁)

每个人都需要信仰,让生活有追求,我坚持每年来参与九皇爷诞,祈求家庭平安、事事顺利,至今都有40年,即便间中已随子女搬到柔佛居住,也依旧每年回来。

斗母宫床位数目是固定的,只要持有床位就会保留数年,有的老人年纪大了,子女不放心他一个人来,或者行动不便,就没再参拜,床位会留给子女代替延续。

若3年没交报名费,床位预留就回流重编,老人离去,年轻人却不爱住在这里,使入住人数逐渐减少。

从小庆九皇爷诞●张慧莹(大学生,22岁)

祖母在斗母宫寄宿已逾20年,因每日上午拜神约为7时,从万里望住家出来不便,寄宿能提供很好的便利,只是近几年人数越来越少了。

我自小每一年都跟着庆祝九皇爷诞,不过没有如祖母依足规矩,只是初一吃素,初七请完各方神明后才一起参拜,但可能年纪大了会如祖母一样,作为指引后代从善的方式。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

我们爱上的是那纯粹的灵魂 5本同志小说合辑
我们爱上的是那纯粹的灵魂 5本同志小说合辑
从去年炒得沸沸扬扬的多元成家事件,到前阵子郑宜农的Po文。虽然正反意见都有,但相较于过去,无疑地现在的台湾对于同志有了更多开放空间。本次妞编辑整理了5本以同志为题材的小说,其中一本是因应电影即将上映的《丹麦女孩》同名小说,有兴趣的人千万别错过今天的合辑介绍唷!Photo source:vantages-2016-oscars-checklist - vantage.theguidon《丹麦女孩》P

我们爱上的是那纯粹的灵魂 5本同志小说合辑

H伴生活

2020-07-10 16:40
我们爱得正大光明!80年代超有爱的同性恋摄影
我们爱得正大光明!80年代超有爱的同性恋摄影
真正的爱不分性别、年龄、种族和宗教,只要彼此真心相爱就能克服种种难关。美国摄影师Sage Sohier在《At Home with Themselves: Same-Sex Couples》摄影集中,拍下1986到1988年间国内同性恋家庭的日常生活,黑白复古照片意外看见恋人间的深邃的情感.......1988年,Jean和Elaine。拍摄地点于新墨西哥州。摄影师Sage Sohier从小父母离

我们爱得正大光明!80年代超有爱的同性恋摄影

H伴生活

2020-07-10 16:40
我们爱澳网:追星族的天堂 南半球的大Party
我们爱澳网:追星族的天堂 南半球的大Party
作为南半球唯一的一项网球大满贯赛事,澳洲网球公开赛有着和另外三大满贯完全不同的气质,她更加热情、更加有活力,一如南半球灿烂的阳光。看澳网比赛你最好起的早些,带上爱人或家人奔赴墨尔本公园,一定记得要“装扮”整齐,在这里不往脸上涂点什幺,你都不好意思进赛场。沐浴着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,你可以先找个感兴趣的外场比赛。小场地的好处是你可以离自己喜爱的明星非常非常近。随着太阳渐升,气温也开始升高。相比天朝的大

我们爱澳网:追星族的天堂 南半球的大Party

Q轻生活

2020-07-10 16:42
我们爱自然(上篇)‧蒲莱河列世界湿地保护区‧红树林消失中
我们爱自然(上篇)‧蒲莱河列世界湿地保护区‧红树林消失中
人类与大自然争地早已不是甚幺新鲜事。有人说,要增长经济,对环境破坏是无可避免的。面对逐渐消失的青山绿水、珍贵的动植物,想像数十年后贫乏的自然环境,让人不禁思考该如何在商业活动和自然环境的拉锯战中取得平衡。位于柔佛州西南部的蒲莱河口(Pulai River Estuary)在2003年与龟咯岛(Pulau Kukup)及丹绒比艾(Tanjung Piai)同被大马政府宣布受法律保护的湿地,并获得瑞典

我们爱自然(上篇)‧蒲莱河列世界湿地保护区‧红树林消失中

C元生活

2020-07-10 16:42
我们爱自然(下篇)‧海马拯救协会‧许海马一个明天
我们爱自然(下篇)‧海马拯救协会‧许海马一个明天
海马,在你的生活里头扮演甚幺角色?“在中药店可以买到。”这是大部份人的标準答案。你也许不知道,有一群人默默为保育海洋生物而努力。他们不仅为了环境议题走上街头,更义务举办各种活动宣扬环保观念。在经济利益与自然环境的拉锯战中,这群斗士坚持“做自己能做的!”在Kampung Pendas一条偏僻的路旁立了个小小匾额,上头画了只可爱的红色小海马。拐进小路里,眼前出现一间不起眼的板屋,这就是“海马拯救协会”

我们爱自然(下篇)‧海马拯救协会‧许海马一个明天

C元生活

2020-07-10 16:42
我们狠杀一对美国老夫妇的房子售价,当我们去收房时……
我们狠杀一对美国老夫妇的房子售价,当我们去收房时……
大年初二,陪着朋友去接收她刚刚在美国买下的房子,没有想到我收穫了马年新春的第一份感动。朋友买下的是一幢二手房。面积不大只有一百七十来平米。听经纪人说原屋主是一对老美夫妇。在购房谈价时可有一番来回。我这位朋友照着原房主的标价上来就是一通大砍,即便在全美屋价已持续上扬,常常出现几个买家争一幢房的情况下,还是坚持一次几万地砍了下去。没想到最终还真就如愿以偿地成交了。今天就是她以胜利者的心态第一次走进这幢

我们狠杀一对美国老夫妇的房子售价,当我们去收房时……

H伴生活

2020-07-10 16:42
相关推荐